邢臺沙河道路設限 邯鄲永年貨車難行

 2019-06-17 02:22  146人閱讀   豐裕達建材網

  邢臺沙河道路設限 邯鄲永年貨車難行
  沙河稱永年區大貨車超載超限,揚塵多;永年企業貨物外運受影響,河北官方稱沙河處理方法錯誤

邢臺沙河道路設限 邯鄲永年貨車難行

附近受影響的9個村委會聯名呼吁取消道路限高限寬。

邢臺沙河道路設限 邯鄲永年貨車難行

  2018年6月至今,邯鄲永年區通往邢臺沙河市的3條道路,先后限高、限寬,影響了永年區高新建材產業區內企業貨車的通行。

邢臺沙河道路設限 邯鄲永年貨車難行

邯鄲永年區一企業外的限高設施,高于2.2米的車輛無法通行。

邢臺沙河道路設限 邯鄲永年貨車難行

  邯鄲永年區通往沙河市的道路,限高2.4米。

  2018年6月至今,邯鄲永年區通往邢臺沙河市的3條道路,先后被設置了限高、限寬,影響了永年區高新建材產業區內企業貨車的通行。

  永年區委回應稱,沙河經濟技術開發區管委會以近期環境污染超標為由,禁止大型載重車輛進入沙河市區,嚴重影響永年區的大型車輛通行,永年區政府給沙河市政府去過函,經多次催促,至今沒有得到回復和解決。

  沙河市委則提出,永年區大型貨運車輛多存在超載超限、苫蓋不嚴、拋灑遺漏,大量路面未硬化。沙河市政府向永年區政府發送了請永年區政府對該路段進行修繕治理的函,但至今尚無回應。

  6月13日,河北省生態環境廳接受新京報記者采訪時提到,為推進開發區揚塵治理工作,而采取限高、限寬措施,是錯誤地將揚塵治理與道路限高掛鉤。

  2018年6月,永年區高新建材產業區一企業工作人員發現,企業貨物外運的道路設置了水泥路障,運輸車輛無法通過。了解得知,是沙河市以環保的名義所設。到今年4月份左右,另外兩條道路也限高、限寬,同樣也是沙河市設置。園區內的商家多次向相關部門反映,但問題并未得到解決。

  永年區與沙河接壤的9個村委會曾進行聯名呼吁取消路障,因為農用收割機、消防車無法進入,民生失去了保障。

  企業:原料進不來,產品出不去

  “企業現在就是在夾縫中生存啊。”6月13日,李濤攤開雙手、歪著頭,一字一頓地說。

  李濤是邯鄲市永年區一家陶瓷企業的工作人員。這家企業位于永年高新建材產業區,距城區約23公里,與北側的邢臺沙河市搭界,附近主要交通要道有京港澳高速、329省道、107國道等。“受地理位置所限,無論是經港口、鐵路轉運的集裝箱車輛,還是公路運輸車輛,必須途經邢臺沙河市境內。”

  貨車從永年高新建材產業區進入沙河市,有三條道路。一條在姚村路口,一條是劉河線,還有一條是永年區武莊村至沙河安全玻璃廠路段。

  2018年6月左右,李濤發現,姚村路口上設置了限寬,三個水泥墩將路面分割成兩條小路,只有轎車能進出,運輸產品的貨車無法通行。

  經過現場詢問,李濤得知限寬是沙河市政府設置的,“沙河市方面說,這條路損壞嚴重,環保問題突出,揚塵影響了他們的市容市貌。到今年4月份左右,另外兩條道路,也先后被沙河市設置了限高、限寬,同樣是以環保的名義。”

  李濤告訴新京報記者,上述被設限的劉河線,也是去往永年高速口的必經之路。“這樣一來,企業被困住了。原材料運不進來,貨物運不出去。”除了李濤所在的企業外,永年高新建材區內的大部分企業,都面臨無路可走的困局。據李濤統計,遭遇相同情況的企業共20余家,其中多家企業年產值近億元。

  李濤和園區的商家,曾多次請求永年區政府和沙河市政府解決問題,還曾到河北省生態環境廳等單位反映問題,但截至目前,仍未得到解決。“兩方政府在踢皮球”。

  無奈之下,“被困”的多家企業選擇“自救”。李濤說,有的企業請求隔壁的廠家打開圍墻,修建大門,“從別人的企業大院中七拐八繞,繞過限高桿。”有的則用小車,將貨物倒運到限高桿外的大車上,以此方法通行。

  但這些方法,降低了運輸效率,“有時候隔壁的廠家,不愿打開大門,就得等一兩個小時。”外地的大車知道這里通行不便,也常常不愿意過來。李濤稱,自三條道路設限后,其企業的銷量從70%降至40%,“當然其中也有市場原因,但道路方面的原因絕對占很大一部分。”

  9個村委會:聯名呼吁取消限高

上一篇:深度解讀廣船國際電梯2019發展戰略

下一篇:東方雨虹工程建材集團華東區舉行2019新春專家團拜會

相關文章: